■施平
  近來,“人生贏家”這個頭銜被頻頻提及。獲得這一評價的人物,基本上都自帶年少多金、面目姣好、學業事業和家業有成的屬性。網友的贊嘆不是沒有道理,在很多人忙著上學、賺錢、買房之時,那些早早跨過積累階段的人看上去是值得羡慕的。問題在於,如果把一些人的少年得意看作“贏家”的標誌,也就意味著大多數人成了“輸家”。青春夢、人生夢難道就在如此簡單的“輸贏”之間嗎?
  人生不是游戲,踏實走好每一步,都是一次勝利。來自復旦大學材料科學系的2010級女生張安琪,絕對符合所謂的“贏家”標準,然而在她自己看來,對“美女學霸”、“門薩女神”之類的稱號相當反感,她最引以為豪的“不是智商或別的,而是努力的一股韌勁,以及對科研夢想的堅持。”那些追捧“贏家”的人,只是被錶面上的光鮮閃花了眼,卻沒有看到像張安琪這樣的年輕人,每天在實驗室工作16個小時、一年裡翻閱幾千份文獻的巨大付出。許多年輕人特別喜歡電影 《小時代》,其中極盡浮誇之能事,為瘋狂粉絲們製造了“最美”泡沫,似乎在物欲中消費青春理所當然。然而在鮮衣怒馬背後,泡沫製造者郭敬明自己卻是個工作狂人,自訴生活只有忙和非常忙兩種狀態。為夢想而奮鬥的青春才最美麗。假如年輕人只看重“贏”的結果,而忽略創造和積累的過程,那麼難免要空虛失落、自怨自艾,自己把自己掃到了失敗者的角落。沒有什麼成功是可以輕易得來的,把有限的青春投入到無限的奮鬥中,才是“贏家”們的共同特征。
  人生永遠在攀登,沒有最高只有更高,“輸贏”都是相對和暫時的。在這樣一個物質豐富、不斷革新的時代,年輕人完成知識與財富積累的條件遠超前輩,各行各業的年輕人越來越容易嶄露頭角。然而,起步點的提升,並不意味著攀登歷程的提前終結。在成功的階梯上站得越高,面對的風險和挑戰也就越多,繼續向上的難度也就越大。以“新貴”輩出的IT業為例:在馬化騰、馬雲、李彥宏的三巨頭格局產生前,那些曾引領IT業風氣的大佬如今還有多少留在人們視野中?或許轉眼間,下一波弄潮兒又會橫空出世。江山代有新人出,長江後浪推前浪。每一個領先者的後面,總有更多、更年輕、更新銳的追趕者。在時代的腳步面前,領先永遠都是過去式。一時“輸贏”並不能說明什麼,唯有認準目標,不斷努力奮鬥,才有可能最終登上屬於自己的巔峰。
  人生是一場長跑,把夢想堅持到最後的人才稱得上是贏家。把過去的奮鬥當作 “功勞簿”,滿足於一時的“贏”,就容易放鬆對自己的要求,模糊了自己追求的目標和夢想,很可能止步不前,甚至淪為將來的“輸家”。比如“70後”的共青團寧夏回族自治區原區委書記曹剛、80後的歌手李代沫,分別由於貪腐和吸毒鋃鐺入獄。雖然其犯錯的具體原因可能是複雜多樣的,但是如果他們能夠不忘初心、堅定夢想,可能就不會那麼容易誤入歧途。反過來說,一時行差踏錯,也不是人生的終點。輸掉的永遠是昨天,明天仍然是一個新起點。74歲的褚時健都能夠重起爐竈,創造“褚橙”銷售奇跡,誰能說他不是贏家?
  人生如此多姿多彩,在不同經緯上編織的夢想本就不存在高低輸贏之分。財富、外貌、學歷,並不能涵蓋夢想的全部,只拿這幾把尺去篩選人生贏家,難免過於簡單和功利。就說那些生下來就是“贏家”的富二代,難道他們就不需要夢想、不需要奮鬥了嗎?而對於絕大多數一齣生就“輸”在起跑線上的人,難道只能“認命”,一輩子在自怨自艾中度日?當今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豐富性,豈是一個單一的“人生贏家”就能涵蓋的?創業致富、探索發明、名動天下、救死扶傷、教書育人等是夢想,成家立業、養兒育女、含飴弄孫,平凡人生何嘗不也是一種夢想?
  在為夢想而奮鬥的人生旅途上,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贏家。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訂製

nu57nunco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